您正在查看: 随笔 分类下的文章

美食不可辜负

仿佛春天不曾到来,夏天已经悄然而至。

这个春季,我仍旧有很多遗憾……

听说过榆钱吗?

我想很多人是不曾听过不曾吃过的。

榆钱窝头是我的至爱,却好几年没有吃到了。

我不是一个美食家,不懂品鉴,非要让我说出它的营养成分,说出它的益处,是万万不可能的……


很多人说我吃饭挑剔,不喜欢吃苦瓜、藕、丝瓜、绿豆芽,不吃家畜下水、毛蛋、臭豆腐,不吃榴莲等等。

家畜下水之中尤其是大肠,一直无福消受。很多四川的饭食我都喜欢,但是对于肥肠粉肥肠面,我是万难接受的,看到很多朋友吃的不亦乐乎,那种欢快劲儿,让人羡慕。但是我也只能看看,煮过大肠的锅里煮出来的面,我都难以下咽……


我想这算不上挑剔,每个人都有喜欢的食物,有不喜欢的味道。

我不追求昂贵、品相精美的食物,不喜海鲜,钟爱各种大锅炖、锅边馍、火锅、串串香、烤肉。

今年烤肉吃了不少,馕坑肉绝对美味,但是烤肉吃多了太腻,所以我尤其喜欢用生菜包着肉,夹上两片蒜,一口下去,肉中溢出油脂的香味,加上大蒜的辛辣,加上生菜的清爽脆嫩,味道极美。


我不懂养生,也没有学习过养生,大多时候,为了口腹之欲会将各种减肥或者别的计划抛诸脑后,并且事后竟然毫无愧疚之心,实在是冥顽不灵,不可救药……


最近饮食和作息非常的不健康,加上天干物燥,脸上头上都起了很多包,着实是面目丑陋(我想“性格温良,面目可憎”大抵就是说我这种人的),我笑对朋友说,此时当小心提防,天干物燥,我上火严重,恐会自燃,诸兄注意保护自己。


人生苦短,美食,不忍辜负!


hey bro, want some fun?

中年焦虑这个词你一定听过,哪怕你尚且年少,正值芳华,你也一定听过。


有朋友最近跟我探讨这个问题,其实去年就有很多行内的朋友密集的给我探讨这个话题。

他们都没到中年,但是却早早的有了中年焦虑,在IT行业,中年焦虑确实来得更早,30岁左右吧。

这一行涉及技术、知识非常广,更新又很快,行业发展的不健康,高强度、高压力的工作,早就摧毁了一批批的IT人的身体和脑力。


他们问我,你有中年焦虑吗?

我沉吟片刻给他说,我的焦虑大概伴随我整个人生,很小的时候便有,总会发现想要学习更多,成就更大,但是天资一般,努力奔跑,还是会输掉,在这个社会让你输掉的,让你失意的又怎是智力,太多太多,长相、学历、家庭背景、口才太多太多。


那么,那么久的焦虑,我已经可以轻松面对了吗?

当然没有!但是我在努力。


离开让你压抑的环境,删除让你不开心的人,彼此相忘于江湖,最起码不会变得更糟。

年轻精力旺盛的时候,给自己定了太多很高的目标,最后自己不堪重负,那就给自己定点低的目标。但是请不要堕落,虽然“堕落使人快乐”


对自己好点,毕竟并不是所有人都值得你浪费自己的时间,你的时间并不比别人廉价。


培养点爱好,多出去走走,你应当出去多转转,别做宅男!别做宅男!别做宅男!


so,bro 

get out of the house, leave the computer, put down your phone, and have some fun.


聚散有时,相见无期

聚散终有时,相见应无期。有些人散了,就是一辈子。


回头望多少辛酸过往,其实无关痛痒。愿记住美好,忘却不快,珍惜友情,不忘初心!


不乱于心,不困于情。不畏将来,不念过往。如此,安好!

冬日随笔--故乡美食--水煎包

去年,我想吃水煎包,想吃烙馍,但是走街串巷,也没有找到,南北方的差异一在文化,二在饮食,饮食承载文化,果然不假。

最后我只好买来了一个厚厚的铁锅,我要自己尝试做煎包。

但是说来惭愧,我失败了,水煎包要求包子饱满,而我做的是水饺的形状。最后虽然味道还可以,但是却不是我想要的水煎包的味道,故乡美食,一旦离乡,只能怀念。


这次回乡,找到了一个包子铺,等了小半个小时,终于买到了包子,包子分两种,一种胡萝卜馅,一种猪肉馅,我不喜欢胡萝卜,嘱咐老板都给我拿肉馅的,但是排队的人太多,能抢到已属不易,所以最后发现多是素馅,也是一种遗憾。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1.jpg

2.jpeg

煎包,底面焦黄,馅呢有鲜嫩无比,吃起来最为可口,按说刚出锅的包子最为好吃,但是如此美味,怎敢独享,我快速的打包带回家中,与家人一起分享。煎包就着蒜,实在是美味无比。


图片中包子看起来不大,实际上真是不小,像我这样的胖子,吃个四五个就能饱,包子五毛钱一个,我足足买了10块钱的,可以好好过把瘾。


我习惯吃水饺、油条、煎包的时候吃蒜,可以去油腻。当然早上一碗油茶或者一碗豆浆,几根油条也是很棒。

可惜的是,现在油茶做的好的越来越少,叔叔告诉我县城也就中心医院后面和东堤有两个摊位做的油茶比较地道,别的都没有先前的味道了。

时间原因,我没有吃上油茶。

却时常想起高中时候,早上放学,随便招呼一声去喝油茶,便有一众响应,到了摊位,大家或油茶、油条,或豆浆、油条。大家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口里呼出的白气和油茶豆浆的热气混合在一起,每个人的脸都变得模糊。喝完一碗油茶,整个身子都暖和了,那时候油茶三毛钱一碗,里面有面筋、花生、海带,只是我并不会做这个,想吃也难以吃到了。


往事记忆,便像当年那一团团白气,渐渐模糊,故朋旧友也不知飘落何方。

当年一同寒窗苦读,一同追逐技术的朋友们,现在可好。

冬日随笔--故乡美食--吊炉烧饼

连年的熬夜,身体终于是越来越差,告了假,休养在家。


回家的途中,我跟儿子说“回到家,我带你吃咱遍老家的美食”。

第一个萦绕在我的心头的就是吊炉烧饼,接着便是水煎包,还有烙馍,还有油茶,贴饼子,大京果,三刀子,麻酥糖等等等等。

儿子反应平平,我知道他可能已经忘记了那些食物的味道,也不明白我对家乡食物的感情。


人啊,走得远了,经历些沉浮,感受些冷暖,便开始变得敏感而多情了,变得容易念旧,对于之前的一些物什,感情愈加浓烈了。


好了,还是进入今天的正题吧,今天讲烧饼和吊炉烧饼,以后有时间呢再讲水煎包

最初吃的烧饼是这种

image.png

两口倒扣的大锅,上面的大锅外面糊上石灰之类的,起到保温作用,下面的大锅用来放入木炭,烧饼就贴在上面的大锅的内壁上。

烤熟的烧饼,外表金黄酥脆,吃起来美味可口,是故乡挥之不去的美食记忆。

image.png

image.png


而我更爱吃的却是吊炉烧饼

我对吊炉烧饼最早的记忆是一年冬天,农忙已过,会打吊炉烧饼的手艺人就一个个村子转,清闲下来的农妇们,喊停手艺人,找个空地,摆好锅灶炉具,开始打烧饼。

我从不知道为什么要叫“打”,但是食物匮乏的年月,为了吃上刚出锅的烧饼那真的是挨顿打骂都值得的。

这些年生活好了一些,手艺人就不再走街串巷,而是在镇上街边摆摊固定打烧饼了,也不用拿麦子去交换,改成了用钱结算,味道也一如以前,美味不减

image.png

1512116013661198.png

吊炉烧饼个头比普通烧饼要小一些,但是中间更充实,并且味道更佳,我非常喜欢,于是之后每次回家,烧饼我可能不会买,但是吊炉烧饼一定是要吃的。

1512116107578169.png


故乡的冬天,凌冽的寒风,干燥的气候,手脚冰冷,吃上一口刚出炉的烧饼,整个胃都熨帖了,整颗心都安稳了。

离乡之后的日子,太多的家乡味道难以吃到,于是开始慢慢学着做一些家乡的饭食,但是对于自己打烧饼我是从不敢妄想的。